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张学良国民党真正抗日是这个人不是蒋介

2018-10-14 08:48:25
张学良:国民党真正抗日是这个人,不是蒋介石

  张学良这个人,一生都是纨绔子弟。

  一生都是,到了90岁依然是。

  除了广为人知的那些纨绔细节,张学良的纨绔还表现在“不知己不知彼”上。

  说白了,张学良没有自知之明。

  张学良晚年时依然认为自己是国民党中抗日功劳的人,“我的判断,蒋先生讨厌我极了。所以后来蒋先生不能让我自由的原因,我是主张抗日,假如我要(是获得了)自由,那抗日的功劳都是我的。换句话说,我是他(的)一个大敌手,政治上的大敌手。”

  张学良晚年能说得出这样的话也是够了。

  事实上在西安事变前,张学良在“抗日”这件事情上表现的还不如汪精卫。

  张学良曾经称蒋介石在中东路事件里(东北军用武力收回苏联在东北的铁路管理权)忽略了他,坑了他和东北军,但这就是谎言。

  首先,武力收回中东路是张学良与东北军在“东北易帜”之前就已经确定下的“与苏联交恶”政策下的产物。

  1928年12月24日,张学良命令东省特区行政长官张景惠强行接收中东路电话局。这时,还不存在他要接受南京国民政府万科公园传奇命令的问题。

  东北易帜之后,张学良更有计划地使事件一步步升级。1929年3月1日,张学良又命令中东路督办吕荣寰,向中东路苏方副理事长齐尔金提出收回中方在中东路应得权益的一系列要求,其主要部分都被苏方拒绝。

  1929年5月27日,哈尔滨特警处受命搜查了苏联驻哈总领事馆,逮捕总领事以下官员39人,这就是剧中为王树翰诟病不已的抄苏联住哈尔滨领事馆事件。

  这些事情都发生在张学良次见蒋介石之前!(蒋张见面是1929年7月)

  而且中东路事变后,蒋介石答应的200万元军费是如数支付给了张学良,并没有如张学良所说骗他;而蒋介石提出的“数万中央军随时可以出关”被张学良婉拒。

  然后在918后,张学良一枪不放丢掉锦州,声称“宁为玉碎不为瓦碎”。

  如果918的锅张学良还可以和蒋介石分一分的话,那么不战而丢掉锦州的锅只能是张学良自己的。

  蒋介石当时一再告诫张学良锦州不能丢,汪精卫也强调锦州重用,可是张学良就是一枪不放丢掉了锦州。

  在长城抗战时,保卫自己地盘的东北军表现为差劲。

  在长城抗战之前,张学良一直拒绝蒋介石中央军进入热河;然后在长城抗战之时东北军又率先溃散,按照杜聿明的回忆:“步骑炮兵以及行李辎重毫无行军序列,道路为之阻塞。”

  在与日军正式交火后,东北军系统的112师在师长张廷枢的带领下(张作相之子)“相机行事”——东北军112师在未与友军联络的情况下撤出阵地,越过友军向北平方向撤退——跑了。

  原来由112师据守的蟠龙山长城一线高地和古北口北关、卧虎山全面失守,日军瞬间在全线占据了制高点,居高临下向25师发动攻击,并乘机割裂了防守一线右翼的25军145团与主力的联系。

  饶是杜聿明有儒将之称,但是也忍不住破口大骂张廷枢和东北军无能卖国。

  西安事变前,张学良与东北军在几次抗日战役里都表现的很差,可张学良晚年竟然说“抗日的功劳都是我的”,蒋介石曾评价张学良,说他一辈子都是孩童的认知水平,真是说得太对了。

  【相关阅读】张学良侄女揭秘张学良晚年未回大陆真实原因

  1991年3月10日,失去自由达半个多世纪的张学良和赵一荻,终于离开台湾去美国探亲。

  1994年,张学良夫妇离开台湾,在夏威夷定居,从此开始了真正自由的生活。

  张闾蘅说:“大伯一生中快乐的时光应该是到了夏威夷的时候,我们请他出去吃饭、陪他聊天。以前在台湾,总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直到大伯到了夏威夷,这双眼睛才没有了,可以我行我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气氛不一样了,一切都过去了。”

  张闾蘅只有一次见大伯流眼泪。那是赵一荻去世时,大伯对她轻声说:“前几天,她(赵一荻)还好好的,怎么人说死就死了呢!你看前几天,我才跟她开玩笑:‘你走了,我就找一个女朋友去。’她跟我说:‘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大伯说着说着眼泪就默默地流了下来。其实他很怀念自己的夫人,大妈对他,真的可以说是无微不至。他们夫妇把生死看得很开,他们一直相信,他俩都死了,就会在另一个世界再相聚。”

  张闾蘅说,做伟大事情的人,和我们是不一样的,大伯能做到“天塌下来当被子盖”。“大妈去世的时候,他很难过,但是他们这种人,不会表现出七情六欲,我扶他去做礼拜时,他拉着我的手,手都是抖着的。”

  在赵一荻去世一年后的2001年,张学良的人生也画上了句号。在张学良的日子里,张闾蘅每日陪伴在侧,“大伯虽然身体不适,但依然能讲笑话,思维敏捷。大伯临终时没有嘱托,因为他性格豁达,不拘小节,也不怕死,可以说他是潇洒地离开人间的”。

  张学良带着人生遗憾离开了这个世界。年少时,张学良想学医救人,却从了军;青年时,他说自己不怕死,想亲往前线打外敌,却无法如愿;晚年时,他想回东北看看,终未能实现。

  张学良为什么至死没有回大陆说法不一。张闾蘅说,其实没有别的原因,大伯很多事情都没踩在点子上:当他想回大陆时,政治环境不允许,等环境允许了,又因为大妈的病情回不去。他们一直相依为命,他不可能撇下大妈一个人回大陆。

  赵一荻年轻时曾患肺癌,割除了一片肺叶,而张学良在四十多岁时患了严重的眼疾,因居在深山中未能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视力差到看人只是影子,打麻将全靠手感,一耳全聋,一耳微有听力。多年来,赵一荻就是张学良的眼和耳,但她一大声说话,就喘不过气来,非常痛苦,两人以轮椅代步相依度日。

  在许多人眼中,张学良是叱咤当时的风云人物,然而,这位曾经仅次于蒋介石的“二号人物”却因一场“兵谏”而褒贬不一,被改变了的人生轨迹也从此与历史无缘。终其一生虽然始终不乏“前呼后拥”者,但是个中凄凉和孤独,也许只有赵四小姐为清楚。

  张学良曾不止一次对张弘坤云寓闾蘅说,国人之所以敬重他,是因为他没有贪图不应得的利益,反对内战,力保国土的完整。

  【相关阅读】西安事变中杨虎城因放不放蒋与张学良大吵

  【导读】“25日放蒋介石,前一天晚上,张学良和杨虎城大吵了一架。祖父不同意那么简单的放,觉得放得不明不白,他主张是至少得签个文件,有个书面的保障;张学良认为把蒋介石赶快送走,想得比较简单。我祖父没有向外人透露这次争吵,因为他知道让蒋介石离开,一定会让他们俩人头落地。

  杨瀚,《杨虎城大传》的作者、杨家两代人中两次见过张学良的人,向《中国经济周刊》讲述了他所知道的祖父杨虎城和西安事变。

  西安事变主谋是杨虎城

  1936年12月12日凌晨,西安临潼的枪声,拉开了被美国作家斯诺称为“历史的大峡谷上实现了一次大跳跃”、中国近代史上“惊险的好戏”的“西安事变”的帷幕。时任西北“剿总”副司令的张学良和十七路军总指挥、西安绥靖公署主任杨虎城率领东北军、十七路军,用“兵谏”的方式扣留了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

  “西安事变”由张学良、杨虎城联合发动,但张、杨二人谁是主导者,这个貌似很清晰的问题,连张学良自己的回答都含糊不清。

  1956年12月15日,张学良奉蒋介石之命回忆“西安事变”时,他回忆说:“西安之变,杨虎城乃受良之牵累,彼不过陪衬而已。”他在1957年写的《坦述西安事变痛苦的教训敬告世人》一文中又说:“我西安‘剿匪’一位主要的伙伴——杨虎城将军……他非常热衷于抗日而不愿‘剿匪’。”

  但是,晚年的张学良却改口说:“那‘西安事变’……那可以说他(杨虎城)是主角哇,不过名义是我,我是主角了。当然由我负责任。”

  杨瀚说:“通过事实来讲,杨虎城是主角。这个主意本身是杨虎城提出来的,还有发动过程,都是杨虎城做的。”

  那为何是东北军抓的蒋介石呢?

  “捉蒋介石的任务本来是由十七路军担任的,但我祖父把这个任务交出去了。因为这个事件,重点不在捉蒋介石,‘西安事变’的发动得十七路军和东北军一起,只是安排东北军抓的蒋介石。”杨瀚解释说。

  1936年12月11日晚12时许,张学良率领东北军11名重要将领来到新城杨虎城办公处,兴冲冲地问杨虎城准备好了没有。杨虎城说:“我们准备好了,专等你来以后下命令。”

  12日凌晨四时许,东北军卫队一营营长王玉瓒,率领该营原来担任蒋介石外围警卫部队来到了临潼“华清池”。因为“华清池”的大门由他们守卫,所以进大门没有任何麻烦;当接近二道门时,蒋介石的一个卫士来回走动。王玉瓒举起手枪,连打三枪,命令战士开始进攻。

  “西安事变”漏消息 曾有飞机来救蒋

  突然响起的枪声让蒋介石警觉起来,趁着卫兵与王玉瓒和孙铭九带领的五六十人交火之际,蒋介石匆忙逃跑。

  杨瀚说:“他们发现蒋介石的假牙还在桌子上,被子还有余温,汽车数量也没有减少,就估计跑不了多远。”

  15公里外的西安新城大楼里,杨虎城获悉消息后当即下令搜骊山,并命令十七路军卫士大队长白志钧带他的卫兵乘一部小汽车及两部卡车,沿西安到临潼的公路向临潼方向搜寻。

  当白志钧搜寻到临潼华清池,一架飞机突然降落在他面前,他们是洛阳警备司令祝绍周派来“救驾”的,驾驶员误以为他们是蒋介石一行。

  “消息报到指挥部后,张杨二人认为有人故意走漏了消息,有内奸。事变发生后,他们竟然将张、杨的八项主张延迟发出,而先向洛阳复兴社联络站报告了‘蒋被扣’的消息,所以才会有飞机来救蒋介石。”

  终,东北军在山洞中搜出了蒋介石一行人。张学良得知消息后,高兴地对众人说,“我和杨胆大包天,把天捅了个窟窿。现在我不管了,要去睡觉了。”

  “12月12日上午9时左右,蒋介石被送到了新城,安置在黄楼里。他当时穿着睡衣睡裤,腰弯着脚跛着,由于冻、饿、惊吓的原因浑身不停的发抖,不住地口出长气,进屋后连喝了十来杯白开水。”杨瀚查阅了大量的资料了解到其中的细节。

  由于杨虎城与蒋介石个子相当,杨虎城便派出贴身副官苏庭瑞拿了几件自己没穿过的新衣服送去给蒋介石穿。

  蒋介石说:“我不穿,我不穿他们送给我的衣服。”

  苏副官无奈,也不敢执意劝说。苏副官于是想了个办法,对蒋介石说:“这几件衣服是我们几个副官凑钱给委员长买的,请委员长换上。”

  蒋介石听后说:“啊,你们买的,我穿。”换完衣服,蒋介石又问几位副官叫什么名字,让写个名单给他。“蒋介石还说将来不忘他们的好处”。

  在杨瀚看来,根本不存在绝食之事。“由于蒋介石仓皇出逃时没来得及戴满口的假牙,吃饭就成了问题。副官们问他想吃什么东西,他摇摇头用手指着嘴说:我不能吃东西。他这时是不能吃,而不是不吃,所以根本就没有所谓‘绝食’之事。后来副官们给他弄来了牛奶、稀饭等流食,暂时解决了饮食问题”。

  听说蒋介石“无牙吃饭”,张学良下令孙铭九,一定要设法找回蒋的假牙。孙铭九当天下午通过悬赏200元在他的卫士营,为蒋找回了假牙。当假牙送到蒋手上时,蒋介石高兴地说:“谢谢你们,有了它,我就能吃饭了。”

  12日上午,张学良约杨虎城去看蒋介石。

  杨虎城则拒绝说:“我不去,我见了他没有话说。”

  张学良说:“为什么没有话说?我们一定还要同他好好地谈,他要答应我们抗日,我们还要拥护他做呢!”

  杨虎城说:“副司令认为他会听我们的话吗?我不这样想,要去就请副司令先去,我现在不去。”张学良见杨虎城不愿去,就同意杨先不出面,他一人先去见蒋介石。

  杨虎城曾与张学良大吵

  1936年12月12日10时左右,张学良在事变中次见到了蒋介石。他对蒋介石行了军礼,口称:“委员长受惊了!”

  “蒋介石到底政治经验丰富,一看张学良这么快来见他,态度还这么恭敬,就知道他底气不足,而蒋介石的态度也证实了我祖父对他的判断。”杨瀚说。

  蒋介石见到张学良勃然大怒:“我不是你的长官,你也不是我的部下,你不融创东麟府要叫我委员长。你要承认我是你的长官,我现在命令你把我送走,否则任凭你把我杀了,我同你没有旁的话讲。”

  张学良回应说:“委员长不承认我是你的部下,我还可以用人民的资格同你说话。我对委员长并无恶意,请委员长要好好考虑。”

  “蒋介石听了张学良这番没有锋芒的表白,态度更加强硬,干脆用手将耳朵捂起来,把头伏在桌子上,连说:‘我不同你讲话’。张看到蒋介石这个样子有点慌了,以为蒋介石是在生气发火,就退了出来。这实际是蒋介石在试探张学良对他的真实态度和策略。而张学良并没意识到这些,一天之中又跑去看了两次蒋介石,使蒋介石更加坚定了用‘拒谈’的强硬态度来对付张学良。”杨瀚说。

  14日,蒋介石提出要见杨虎城,“下午的时候,我祖父单独去见了蒋介石。一见面,蒋介石就问这次的事变,是不是预先知道。我祖父就回答是。”

  蒋介石又问事件的原因是什么。

  杨虎城回答说:“主要是为了停止内战和抗日的问题。而且这件事很简单,没有听任何人的话,只是张副司令和我两个人决定的。”

  蒋介石说道:“把我送回去,这样变乱就不会扩大,我对你也会原谅的。”

  杨虎城站起身说:“委员长的意见,我可以同张副司令和各将领去商量。”

  杨虎城和蒋介石的交谈到此结束,双方也都摸到了彼此的态度。

  1936年12月23日-24日,张学良、杨虎城、周恩来同宋子文及后来加入谈判的宋美龄达成了停止内战、停止“剿共”、一致抗日等六项协议。24日晚,蒋介石会见了周恩来,表示以人格保证接受六项协议,并邀请周恩来到南京就国、共合作直接同他谈判。

  但是,蒋介石只同意以“人格”保证,不肯签字。这样,在放蒋问题上,西安方面就出现分歧。有的人主张继续扣蒋,命蒋在西安发号施令;有的人同意放蒋,但坚持蒋必须签字;还有人则提出让蒋介石在西安对全国做广播讲话。

  “25日放蒋介石,前一天晚上,张学良和杨虎城大吵了一架。祖父不同意那么简单的放,觉得放得不明不白,他主张是至少得签个文件,有个书面的保障;张学良认为把蒋介石赶快送走,想得比较简单。我祖父没有向外人透露这次争吵,因为他知道让蒋介石离开,一定会让他们俩人头落地;而张学良吵完架就告诉了宋子文。”杨瀚说,“大家都反对蒋介石、张学良离开的这种轻率、危险的做法。我祖父当时就说‘蒋介石的人格是不可靠的’。”

  不能参加抗战是“精神折磨”

  1966年,周恩来曾对杨虎城长子杨拯民说:“有人问我,‘西安事变’时如果把蒋介石杀掉会怎么样?我看也不过是日本人早打进来,革命力量早发展,抗日战争也许早胜利。结果未必坏。”

  “我父亲是一个爱国者,他对国家、民族和人民有很深的感情。”杨虎城之女杨成美对本刊记者说,“九·一八事变”后,“我父亲是早提出抗日的,也是早开始组织抗日的。”

  1935年8月,中国共产党发表《八一宣言》,呼吁停止内战、一致抗日,“我父亲是很拥护这个政策的,支持建立统一战线。我父亲在发动事变前,就知道蒋介石不会放过自己的,但只要蒋介石同意抗日,就是牺牲自己和自己的部队也是值得的。”杨成美说。

  “西安事变”后,蒋介石让杨虎城出国考察,“实际上就是把他弄走,不要留在身边”。在出国前,杨虎城交代部下说:“现在内战是停止了,抗日战争不久就要打响了,但我可能参加不了,你们都要去前线,去参加抗日战争。”

  1949年9月6日午夜,自1937年开始就深陷监禁的杨虎城将军被特务刺杀,时年56岁。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