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邓小平专案组撤销内幕曝光

2018-10-14 01:16:47
邓小平专案组撤销内幕曝光

“文革”时期有着形形色色的专案组,其权力超越公检法机构。鲜为人知的是,1968年曾成立一个“邓小平专案组”,妄图查出邓小平的历史问题,将其永远打倒。

  在“贺龙专案组”内设分组

  1968年3月5日,陈伯达、康生、江青等10人给毛泽东和林彪打了一份报告,说有许多揭发邓小平的材料没处存放,建议在“贺龙专案组”内设一分组,收存有关邓小平“问题”的材料。毛泽东批示:可以。林彪圈阅表示同意。这应该算是“邓小平专案组”(以下简称“邓专案组”)正式成立。“刘少奇专案组”早在一年前就成立了,“邓专案组”在此时成立,说明在新的形势下,毛泽东同意对邓小平进行更深入的审查。

  5月16日,“邓专案组”在人民大会堂开会,主管专案工作的康生和林彪死党黄永胜、吴法宪等到会。主要讲话的是康生。他说,邓小平的问题不能直接提审,但要注意内查外调找证据。他说,邓小平的历史问题一直没搞清,在红七军临阵脱逃(指1929年12月百色起义之前邓小平回上海向中央汇报工作),延安整风时在反王明问题上消极,和彭德怀关系好,在太行山实行王明路线,1962年在莫斯科鼓吹“三和一少”。总的说,历史上搞王明路线,组织上搞招降纳叛,军事上搞篡军反党。康生的讲话,算是给“邓专案组”支了招儿和定了调。此后,他们把“邓专案组”扩编,充实到9人。

刑事案件律师代理费p>

  让邓小平写历史自传

  林彪和“中央文革”两班人马一齐上阵,责令“专案组”加紧搜罗证据,要将邓的“问题”铁板钉钉。“邓专案组”立即紧锣密鼓地开始工作,他们到处搜罗批邓材料,并申请到中央组织部查阅了邓的档案。看了材料以后,他们感到,仅靠揭发的材料,要定罪实在太不够了,但中央又不准直接提审,怎么办呢?于是,他们想出一个点子,让邓小平自己写一份历史自传。“专案组”要求,自传要从8岁起写至现在,要保证做到:一、详细具体;二、内容准确;三、写清各个历史时期的证人及他们现在的住址;四、材料随写随送;五、限定迟7月初全部写完。此报告经黄永胜批准后,由中办主任汪东兴转邓小平。

  成立“邓专案组”,邓小平本人却不知道。接到让写自传的指令,他并不知道是“专案组”的主意,而以为是中央的要求。从1南湖郡968年6月20日起,到7月5日,邓小平用15天时间,撰写了他的自传——《我的自述》,长达二万六千五百字。

  在“历史问题”上没抓到把柄

  在邓小平伏案撰写《自传》的同时,“邓专案组”也开始起草一份关于邓小平“罪行”的“综合报告”。“邓专案组”的上司“二办”,也就是由黄永胜负责的“中央专案组第二办公室”,几乎隔几天就来个电话,催问进展情况。康生也在人民大会堂小会议室,接连召开了几次案情专题研究汇报会议。

  在“文革”中,一定要有“历史问题”,诸如叛徒、特务等,打倒后才可能使其永世不得翻身。“邓专案组”的任务就是要千方百计地去找邓小平的历史问题。但是,在进行大量调查后,他们在给康生、黄永胜写的一份报告中,不无遗憾地说:“没有查到有被捕、叛变、通敌等重大问题的线索。”,他们埋头苦干,历时一个半月,九易其稿,编了一份邓“罪行”的“综合报告”——《党内另一个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邓小平的主要罪行》终于定稿。但是,在被认为为要害的“历史问题”上,“邓专案组”希望落空。

  “专案组”不明不白被撤销

  到了1970年,先是8月的九届二中全会批判了陈伯达,接着康生称病不起,而林彪集团又忙于和毛泽东进行较量。“邓小平专案组盘式干燥机”被冷落到了一旁。

  1970年11月28日,他们以“贺龙专案组”名义,给康生、黄永胜、吴法宪写了一份报告,要求到有关部门继续查找邓的“三反罪行”和“招降纳叛”等问题。吴法宪刚刚在九届二中全会上挨了毛泽东的批评,不敢轻举妄动,他将此件批送周恩来和汪东兴。过了几天,“邓专案组”看到了这份转回来的报告。上面白纸黑字,写着周恩来的一段批示:“东兴同志,这全部是公开文件,请你考虑是否需全部调阅。我记得在下放邓小平、谭震林时(1969年10月),已将两人从专案组撤销。”看了周恩来的这个批示,“邓专案组”可谓吃惊不小。“邓专案组”在一年多前就撤销了,可“专案组”人员竟毫不知晓。

  1970年12月24日,吴法宪的秘书来到“邓专案组”开会说:“邓小平的案子不要再搞了。材料暂由你们保存,先等着吧。”“专案组”的人都知道,他们的使命结束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