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贾宝玉贾探春合写的柳絮词说了些啥

2018-10-14 00:34:02
红楼笔记之五八十 风之子原创 第七十回,有一个节很有意思,是这样的: 春笑道:"嗳呀,今儿这香怎么这样快,已剩了三分了。我才有了半首。"因又问宝玉可有了。宝玉虽作了些,只是己嫌不好,又都抹了,要另作,回头看香,已将烬了。李纨笑道:"这算输了。蕉丫头的半首且写来。"春听说,忙写了来。众人看时,上面却只半首<<南柯子>>,写道是: 空挂纤纤缕,徒垂络络丝,也难绾系也难羁,一任东西南北各分离。 李纨笑道:"这也却好作,何不续上?"宝玉见香没了,愿认负,不肯勉强塞责,将笔搁下,来瞧这半首。见没完时,反倒动了兴开了机,乃提笔续道是: 落去君休惜,飞来我知。莺愁蝶倦晚芳时,纵是明春再见隔年期! 众人笑道:"正经你分内的又不能,这却偏有了。纵然好,也不算得。" 天然巧,这对兄妹之所至,作了这首南柯子。但是,以我对曹雪芹的了解,我知道,这样的节不是白写的,应该是有寓意的。 先看贾春的上阕: 空挂纤纤缕,徒垂络络丝,也难绾系也难羁,一任东西南北各分离。 可以作几种解: 1.描摹依依杨柳的形态,指其无所依傍、随风飘零的特性; 2.由此,暗示贾春八十回以后和亲海番的命运; 3.“空挂纤纤缕,徒垂络络丝”也可以解为王妃奢华威严的仪饰,和第五回所谓“同昌公主制的联珠帐”有相似之处,暗示贾春的王妃身份。 由此可见,这上阕,贾春之手,其实也是暗喻贾春八十回之后的飘零天涯远离故土,暗第五回的判词。 再来看贾宝玉的下阕: 落去君休惜,飞来我知。莺愁蝶倦晚芳时,纵是明春再见隔年期! 也可以作好几层解:绍兴恒大滨江御府 1.写虽然经年柳絮飞去,但明年还会再回来,还会相见; 2.但是,我们要注意,其实所谓明年之柳絮那里是经年之柳絮呢?贾宝玉这样说,分明是有其它意思; 3.而这其它意思就是,曹雪芹通过贾宝玉对于柳絮的再相会告诉我们,八十回后,正如我关于贾春和红楼梦八十回后贾春命运的逸所说的,贾春成为王妃之后,在贾府衰败多年之后,是得以回朝省亲的(参见拙红楼梦之贾春的婚姻巨变、红楼梦之巧板儿春的命运沉浮、红楼梦之板儿“佛手”的玄机、红楼梦之巧的柚子与板儿的佛手),而这也在客观上助了贾府中兴和贾兰崛起,而且,贾宝玉和贾春是见面了的,只是,贾宝玉是远远的看着,没有去相认而已,而面对饱经风霜泯然众人矣的,已然形似乞丐的贾宝玉,贾春又如何认得来!? 和选择了没有去认中兴的贾府和贾兰宁愿终老乡村的巧一样,贾宝玉远远的看着己的妹妹,也没有去相认,只是默默的祝福而已。这正好暗含了贾春上阕认为离别无期保利海陵岛度假村相会不能,而贾宝玉的下阕却告诉贾春,我们还会见面,我奥体金茂府还会见到你一样。这样的暗,一个身在其中而不知,一个身在其外而知道,妙哉!悲哉![url=http://kj.svcbfthg.net]湛江科技网[/url]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