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其实你很好你自己却不知道

2018-10-13 16:41:58
其实你很好,你自己却不知道

  『 壹 』

  我爸和我妈是那个年代不多见的自由恋爱。

  彼时,我爸在石英钟表厂上班,和我妈上班的锁头厂不过一条街的距离。当年我妈明眸皓齿,白皙可人,扎一条乌溜溜的马尾辫,青葱得几乎能够滴出水来。我爸在上下班途中见过她几次,惊为天人,立马展开疯狂追求攻势。据我妈日后回忆,一开始时,她对我爸没什么感觉,甚至有点抗拒,这个黑黑瘦瘦的小伙子并不符合她对人生伴侣的想象。

  但是,我爸将“锲而不舍”四个字做了最好的诠释。

  他天天登门,给外公读新闻,陪外婆唠家常,风雨无阻。渐渐地,外公外婆都觉得这个小青年不错。只是,倔强的妈妈仍不肯点头答应。外公无奈地劝我爸:“我女儿不喜欢你,实在没撤,你以后还是别过来了吧。”

  没想到,我爸爽快答道:“没事儿,既然我和小兰做不成朋友,那您当多一个邻居也好呀!我就住在附近,晚上也闲着,还来给您读报!”

  于是,我爸成了外公家的常客。我妈说,我爸醉翁之意不在酒,一边给外公讲新闻,一边时不时对她暗送一把“秋天的菠菜”,忒不老实。我问她:“你在不知不觉中被我爸的大眼睛电到了吧?”

  我爸在一旁偷着乐,我妈假装没好气地说:“你外公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读报纸读到连女儿都赔出去!”

  那一年,我爸26岁,我妈24岁。我妈说,那个年代谈恋爱可不像现在这么开放。两个人出去约会,还要特意保持一定的距离,生怕被亲朋好友撞见。我爸有时候不小心(或者故意?)碰到我妈的手,霎时脸红到耳根。

  那时的爱情,清新得就像初春时节的空气。小城的青石板路,悄悄见证了这对青涩小恋人的爱意萌芽、茁壮……

  『 贰 』

  我爸才华横溢,敦厚儒雅,只可惜运气总差了那么一点点。

  90年代中期,石英钟厂倒闭,他迎来人生第一次下岗。但是,他靠自己的实力考进了城市信用社,也是当年香饽饽的单位。但好景不长,在我小学毕业那一年,由于城市信用社无法处理大量巨额坏账,无奈宣布停业。

  于是,我爸又一次下岗了。

  我现在仍记得,他那天回家后劈头盖脸跟我妈说:“我明天开始不用去上班了,公司倒了。”我妈愣在原地,过了好一会儿才恢复她平日的语调:“没事,工作再找就有了,你一身本事,还愁没人要呀?”

  结果,我爸真的没人要。

  那个时候,正值国企下岗潮,我爸处处碰壁,郁闷至极。最艰难的时刻,我妈真的恨不得将一块钱掰成两半花。不久后,我妈将家里原本准备购置新房的钱拿出来,决定跟我爸妈一边慢悠悠地品着功夫茶,一边叹道:“从我嫁给你爸那天起,我就知道,牛奶会有的,面包也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她一脸盈盈的笑意,让我心头暖乎乎的。那一刻,沉浸在幸福中的妈妈,真的特别美。

  『 叁 』

  我爸写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字,在单位时亦是凭一支笔杆子深得领导赏识。我妈只上过三年小学,经常自嘲没文化。学生时代,每当七大姑八大姨夸我学习成绩优秀时,她总是特别自豪地甩一句:“对呀,随她爸呗!”

  他们结婚至今,我妈看我爸的眼神依然写满崇拜。你见过偶像剧里女二号凝视男一号的眼神吗?没错,我妈跟她差不了多少。我总说她在我爸面前就一花痴。她嘿嘿地乐:“你爸确实很好呀!”

  闲暇时,我爸会在书房挥毫泼墨,我妈静静陪在一旁。有时候,我爸亦会站在我妈身后,握着她的手,一笔一划地教她习字。在那一刻,我爸线条坚毅的五官,看得见满满的柔软与温情。我打趣我妈是添香的红袖,我爸倏地红了脸。

  今年是我爸和我妈结婚第30个年头。据说,这一年被称为“珍珠婚”。是啊,他们自踏入婚姻殿堂后,十指力赚,白手起家,伺奉双亲,抚育幼儿,经过人生路上风风雨雨的磨砺,对彼此的爱犹如珍珠,任时光流走,愈发温润迷人。

  每每看着我妈挽着我爸的手臂一起去买菜的背影,我的心底总浮现一句话:

  深情不及陪伴,厚爱无需多言。

  没有花前月下的浪漫,不用山盟海誓的推动,两个人在朴素的尘世里一起踏踏实实地奋斗,互相扶持,彼此激励,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平凡日子里,也能拥有琴棋书画诗酒花的美。真正的爱无惧岁月流逝,从青丝到白首,你我依然是彼此心中最好的伴侣。

建筑经济
黄金
房产土地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