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断桥吹雪谁袖朱砂雨

2018-10-14 14:44:52
断桥吹雪,谁袖朱砂雨

  日落山底,月上柳梢,一枚流金在如烟岁月里翻飞,一帘旖旎定格。

  梦里江南,江南一梦。记不清何时起,迷茫时,独依阑干,眺望。曾经的竹林依旧,幽径尚存,只是景物默移,逝去了熟悉的身影,一丝疼心底泛起,不知何故,时隔几年,可那根弦,依然扯紧如昨。人间六月飘雪天,置身仿若暑天,却意冷心灰,一阵莫名而来的寒气吹来,凋谢了美丽的花朵,颤微的手捡起了这难以抵御的忧伤,一阵阵心碎,一片片飞扬,顷刻飘在夜色的篱笆下。雨打芭蕉,落花沾湿。这簌簌的声响滴落在我的心上,充斥的是难以阻挡的回忆,流淌的却是忧伤的旋律,苍凉不免心的渡口,让你不能不记起断桥残雪。美好的东西,只是瞬间华丽,欲挽难留,暗叹无可奈何花落去,唯有残梦扶行衣。

  今夕何夕,谁,还沉在梦里,可否记起葱茏时光里曾经的你?想来,不免黯然伤悲,无着,无望,苍凉掠过眉梢。人,最悲的是无人牵挂,恍惚自己被抛弃,被丢入万丈深渊,向下坠去,坠去……,头脑一片混沌,你是谁?从何处来,想去哪里,恍恍惚惚,一道细小缝隙,透过微亮的光,从此端穿过,锦华似水,哗哗作响,依稀倒映出自己的轮廓。

  漫天冰绡冠苍宇,帘卷西风思念瘦。剪一段时光流淌,与花共舞,舞一场绚丽多姿的梦。柔软的时光,轻轻漫过心坎,渗透出来的是被回忆淹没的梦境。梦里,那熟悉的笑貌在眼前,醒时,却在心里。在一个银装素裹的世界,暗流涌动,让你把守望许久的前尘,收藏起来,封存在皑皑飘零里,泪,一滴接一滴,只为送别一段朦胧中的情。

  向来认为自己生来就是还债的,别人恩泽,从不敢怠慢,无论是亲人,还是陌路回眸惊鸿。亲缘人,情,需要用一生托心,而曾顾目恋人,知性意真厚待,倾怀细柔,不论钗盟贯耳与否,不敢丝毫懈怠亏欠。一桩擦肩之缘,独依楼阁,无怨无悔把花季守成风景。不为别的,只为那一见钟情,只为对你的费尽思量,只为两人眼神蕙解,只为脉脉心契。在守望中,度过了一年又一年,一月又一月,一日又一日,在似水流年里,老了容颜。失去了,才梦醒,暗自吟殇。如果上天再次眷顾,送秋千梦人身边,自当惜缘芳襟,与他,不离不分,生生世世。

  天晴,雪融,你从过往的梦里走出,却成了孤舟,在漫无边际的海中漂浮,行于风,漫无目的飘着荡着,不知将去何方?你的心,曾被荆棘刺破伤痕洗礼过,曾经有泪水淹没过。老了心情,瘦了红颜。记忆的飘渺紧紧地缠绕,让你身不由己地沦陷,沦陷。迷茫,落寂,你把梦置于文字里,一向不喜欢的文学之人,无可奈何,穿行唐风宋雨,不是诗人,却可诗结下情缘,诗情画意与我遥遥相望。漫步灵性的文林,聆听情感的流淌,心跌宕浪尖,时而心潮萦回激情燃烧的岁月,时而寂寞淹没,孤身行走云端。

  谁不想拥有魂牵梦萦?谁不想拥有一份不褪色的真爱?你,依稀着朦胧的执着,时而怨起,惹了月老气急,把你打入十八层地狱,淡忘了瘦若黄花的深谷之人。想来,再也遇不到,逢不上所期望的那种爱,那种情。把自己彻底与外界隔绝了,只想自己独守陋室,度过红尘中余下的时光。很多人不理解,摇头,叹息,这么个人,真的自己走完一程,惋惜的,规劝的,风凉的,各种声息充盈耳际,可唯有自己心知肚明,不是清高,而是朦朦中在等什么?等天上掉下白马王子?还是在等那个熟悉的背影?

  月下夜廊,闲庭信步的你,又穿越时光隧道,倚栏眺望银河赶往鹊桥的白帆。彼岸,月光下的男子,似乎心神无定,投在柳堤上的长影,凌乱了足痕斑斑。游荡的孤魂,恰被月老瞅个正着,一根红线两头分牵你和他。未料,分处两片天的形骸,聆着同一首曲,从路的两端向中心靠近,靠近,走到了一起。你,走进了他的梦里,他,走进了你的世界。从明媚的日子出发,背起行囊,肩并肩,手扣手,行于爱情的旅途。彤红的霞,火红的歌,皓洁的月,殷殷的心,行吟切切,纯青的夏炉铸就金碧的丘比特之箭。

  月明凤凰台,暗香清风溢。天涯的你,眉梢展开,禁不住心底的喜悦,心弦鸣动。特殊的你,把厚重的人情世故挡在篱笆墙外,把特别的爱给了你心中的他,把特别的怜,给了你牵魂枕念的布衣,把特别的浪漫给了月下的可人儿。他,依然奔于路上,不能常守天涯那端,陪你、伴你、温情你,不能留给你浓烈的慰扶,而是似乎有点不近人情的简言薄语,你,无怨,也无悔的等在窗前,翘望着路尽头的物化流色。

  灯摇帘影燕归飞,思贤乘风恨步迟。风尘仆仆,你看到了有一双盼望的眼神,提裙近前,臂距足立。久别的思念化作浪潮,澎湃滚动,势不可挡,把两人卷在了中心……

  夜,向纵深延伸,万家窗下关山私语。君在长江头,我在长江尾,夜夜思君不见君,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你和他,只能千山万水,凝望,相视,柔意潺潺,温溪在两个心池回转。静静的夜,脉脉的情,韵色着久别重逢的良辰美景。你,凝重心里,却欲月明窗几相望彼岸,一副伤愁景色之水墨浑成脑叶,既不失唐诗雅风,又具宋词神致,几经易手咬文敲符,然,未能达到他的标尺而搁浅沙滩。在无言里,似乎深感自己才疏识薄,有负一片厚望,低眉愧意。他的严谨不苟,鲜活你曾附耳的话语,爱他,一如做事,极为认真凝重,一旦认定,谁亦无力改变你。可知否,信任早就在心田发芽茁壮。你把保存的情感全部给了他,让他走进你的生命,不留任何后路的爱上他富田兴和湾

  露凝东篱,清风扣响石磬,阑珊烛光,琴瑟弦切声远。你的他,忘却了几天几夜不眠倦怠,踏着韵符,迈着矫健,招商雍华府风度翩翩的从幽径入口走来了,渐近,咫尺,落座银辉光逸的石桌旁。《情醉》空中漾起,千树银花催开,焰火如星雨闪耀,高天玉壶,清光与彩灯竞相腾跃龙舞。他,向你投来深情的温波,牵着你的手,旋转,滑向海角天边。

  一袭琼瑶,断桥吹雪,是谁,又袖朱砂雨?听,那首爱情圆舞曲还在月下缱反倾销和反补贴的程序绻回旋,洋溢着,涤荡着燃烧的激情……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